主题 : 当代命理大师赵知易老师著作《八字真鉴》之用神、忌神
级别: 至尊会员
UID: 211953
精华: 0
发帖: 1042
威望: 185 点
金钱: 18714 RMB
贡献值: 0 点
好评度: 69 点
在线时间: 1639(时)
注册时间: 2017-08-02
最后登录: 2018-01-23
楼主  发表于: 2017-08-10 20:39

0 当代命理大师赵知易老师著作《八字真鉴》之用神、忌神

第二节 用神 忌神
一、用神
什么叫用神? 在八字中对命局有用之神,使八字趋于理想化,达到平衡的字都可以为用神。
取用神是综合平衡八字日干的方法,定出格局高低的直接途径。取用神的方法以阴阳平衡为依托,对日干达到模拟平衡的作用。今天规定的用神与过去以往的命书有所不同,应该说是对日干起到平衡的字都为用神。为什么这样说?过去好多人学习都是以日干旺衰确定用神、忌神,那只能说是最肤浅的道理。在预测中应该说分析旺衰时的用神、忌神,与真正命局的用神、忌神是两层关系。当旺衰确定后由于复杂的作用关系,使命局的字发生质的变化。但是大家一定注意,有些八字不是确定旺衰就能选出用神的,也就是说身弱取印、比,身旺用财、官、伤,说起来似乎有道理,但是在预测中常常失误,为什么?因为我们忽视了一个关键的问题,日元的特性与“用神性质”的配合。谈起用神的性质,大家似乎很陌生,因为这个问题始终没有引起大家的注意。在八字中用神有两种性质“气用神、量用神”。气用神就是调候用神、平衡用神,量用神就是生克用神。
气用神一般的情况下不用考虑日元的旺衰问题,这往往是命局中有两种或三种五行形成对立,而日元又处在弱的情况下,其中一种五行是使日元弱的问题,而命局其它一种或两种五行能够制约使日元弱的五行,此时的命局就具备平衡的条件,日元虽然弱无根,但是它们已经形成阴阳或四象对立的条件,此时的八字不能论从或者是假从,而此时的日元组合,又不能受帮扶。这时只能用两种五行形成对抗平衡,不能用印比直接去帮扶,因为日元组合弱已经不能受生。再者就是调候用神,调候用神一般在夏季、冬季时考虑,这时往往不是特别注意日元的旺衰,而是首先考虑月令的对日元的喜忌,如果月令为忌神先去制约月令的忌神。调候用神一般讲夏天先考虑水,冬天先考虑火这只是片面的,我们必须以不同的八字组合才能确定,有时会出现反调候。这里就涉及“得时不旺,失时不衰”的问题,夏天不一定就是火旺,冬天就不一定水旺。
量用神是在日元弱,却又能受起生扶的状态下,这样的组合既能制约忌神,又能帮扶日元而用之。这样组合的八字往往都是格局较高,一般相对于旺性与中性的日元,要以量用神为主。
气用神的得力与否决定日主的精神外观与行为准则。量用神往往决定日元的本身素质与内心环境。在以往的预测分析中,我们都注意旺衰的选择确定量用神,而忽略了气用神的平衡使用。致使在格局选用与确定富贵贫贱、荣夭寿枯时,时验时不验。不光是在命局中,就是在大运、流年中量用神与气用神也存在不同的使用方法。
用神始终是我们判断吉凶的依据,可是用神的“不变论”是近年易学的误区,用神真的不变吗?这是错误的。因为大运的到来会使原本平衡或不平衡的命局,产生新的平衡点,新的平衡点的产生,就会使原局的用神、忌神发生变化。也就是“喜非永喜,忌非永忌”。在后面的大运章再做讲解。
“忌神抑制忌神应吉,用神抑制用神应凶。”故对于用神的概念与应用是不同的两个含义,如《滴天髓》中言:“顺来逆去祸之根,逆来顺去福之源”。很明显,古人早就提出了这样的论点,明白这个道理。我总结的喜忌条件是“吉凶作用辩”。现在有些书中提出用神的虚实之说,从分析思路出发,命局的用神确实存在虚实的说法。在《星平会海》气象篇中提到:“今夫立四柱而取五行,定一运而关十载。清浊存驳,万有不齐。好恶是非,理难执一。故古之立命,研究精微,则有体而该用。今之论命,拘泥格局,逐执假而失真。是必观气象规模,乃富贵穷通之纲领。此论用神出处,尽知死生穷达之精微。不须八字繁华,只要五行和气。浪措三元六甲,谁知万绪千端。学者务要钩玄索隐,发表归根,向实寻虚,从无取有。虽命理之理微,于此思过半矣。”大家仔细推敲这段话,就会明白许多道理。把这段话搞通,命理思过半矣并不是夸张。其中“向实寻虚,从无取有”就指出了命局中用神、忌神的有无对信息的影响。如用神不出现,在用神代表的方面不应吉,我个人认为在分析命局信息时,是可以考虑的,但在岁运的作用中没有虚实之说,你已生活在这个空间,这个时空的磁场就会作用你,你还认为这个空间不存在吗?所以岁运虚实之说,肯定是错误的。它们的作用关系,在某种程度上确实存在着不同的情况,但决不是“虚用神逢生应凶,虚忌神逢生应吉。虚用神相同应凶,虚忌神相同应吉”的现象。
二、忌神
我们规定,通过命局的作用关系,对日干起到失衡作用的字都是忌神。在以往的论命中,只是围绕用神去看问题分析信息,并没有充分应用好忌神所类化出的易象,再有就是犯了一个至关重要的错误,就是只看表面上的忌神或用神,没有把隐藏的忌神找出。今天我们所要讲的忌神的看法很简单,就是每个起到加大命局失衡的字都为忌神。经过阴阳转化,忌神也能发挥用神的作用,但是这又是不同命局组合所决定的不同结果。
三、闲神
在以往的命书之中,好多都提到闲神一词,并且对它有独立的论点,我们的新体系认为,八字中没有闲神之说,每一个字的存在都能体现它对日干的吉凶信息,所以在八字中没有闲神。
四、喜非永喜 忌非永忌
从上文我们已经知道,命局是一个静态不动的时空点,这个点的五行之气就存在一个自身的平衡的点。但是大家一定注意,由于不同时空点的组合,五行的量比就会不同,后者大运的加入就使静态的五行组合出现新的平衡点,这个新的平衡点可能就会使静态命局中的用神、忌神发生变化,原局与行运喜忌就会出现“喜非永喜,忌非永忌”。
在八字中用神、忌神是相对于某一个阶段而言,并不是永远不变。例如一个身弱用印比的八字,命局中有印星又有财官相生,对行运的变化和用神、忌神的变化,要根据每个大运的不同而作出不同的分析。命局中财官印连续相生,此时的财星已经作为用神。当行至财运的时候为用神大运,在财运的比劫流年,对于原命局是用神出现。但在这个大运出现,反而是忌神,是比劫制财不生官星。同样的八字,也是用印星,没有财官相生,而是财星制印,在财运的比劫流年则应吉,这就是变化。世界上没有绝对好和坏,它的好坏只是对不同利益,不同的时空而言,明白这个道理对预测是很有用处的。
五、论喜忌干支有别
从古至今的命书之中,在分析用神、忌神时,都在言某五行为用,说此八字以火、土为用,以金水为用。严格的说这种说法不正确,命局的喜忌,干支是有区别的。由于日元的旺衰属性不同,则决定了日元受生克的程度不同。日元弱极,又不从弱,此时的用神,往往都是气用神的范围,此时我们即使选择了印星为用神,可是干支的用神是有区别的,地支不透只能是制约忌神,不去直接生扶日元,如果天干再透出印星去生扶日元,日元因为弱极不能消化,印星的生扶,则不吉。在分析用神、忌神时,一定要视不同的组合,用神干支分清不可同论。也就是说天干某五行为忌神,地支不一定为忌神。天干为用神,地支不一定为用神,如果不能分清各自的作用喜忌,就会在预测中出现错误。
例如一个八字天干以印星为用,在这种情况下,则不忌行天干官杀运,而地支没有印星只有比劫,则地支不宜见官运,在预测中必须掌握好原局的干支不同组合,以决定行运的吉凶不同。命书言“八字到手,必须逐干逐支,上下统看。支为干之生地,干为支之发用”即是此理。
六、节录 《穷通宝鉴》五行四时喜忌
1)论木
春月之木,余寒犹存,喜火温暖,则无盘屈之患,籍水资扶,而有舒畅之美。春初不宜水盛,阴浓湿重,则枯损,又不可阳气烦躁,则根干叶萎。须水火即济方佳,土多则损力,土薄则财丰。忌逢金重,克伐伤残,假使木旺,得金则美。
夏月之木,根干叶枯,欲得水盛,而成滋润之功。切忌火旺,而招自焚之患。土宜 其薄,不可厚重,厚重反为灾咎,金忌其多,不可欠缺,欠缺不能琢削。重重见木,徒以成林,叠叠逢华,终无结果。
秋月之木,气渐凄凉,形渐凋败,初秋之时,火气未除,尤喜水土以相滋。中秋之令,果以成实,欲得刚金而修削。霜降后不宜水盛,水盛则木漂。寒露又喜火炎,火炎木实。木多有多材之美,土厚则无自任之能。
冬月之木,盘屈在地,欲土多而培养。恶水盛而忌形,金多重不能克伐,火重见温暖有功,归根复命之时,木病安能辅助。须忌死绝之地,只宜生旺之方。
2)论火
生于春月,母旺子相,势力并行。喜木生扶,不宜過旺,旺则火炎,欲水即济,不愁兴盛,盛则沾思。土多则蹇塞埋光,火盛则伤多烈躁,见金可以施功,纵重见用才尤隧。
夏月之火,乘令秉权,遇水制则免自焚之咎,见木助必招夭折之忧,遇金必作良工,得土逐成稼墙,然金土虽为美丽,无水则金燥土焦,再加木盛,太過倾危。
秋月之火,性息体休。得木生则有复明之庆,遇水克难免损灭之灾。土重而掩其光,金多则损伤期势。火见木以光辉,徒叠而见有利。
冬月之火,体绝形亡。喜木生而有数,遇水克以为殃。欲土制为荣,爱火必为利。见金难任其财,无金则不遭害,天地虽倾,火水难成。
3 论土
生于春月,其势虚浮喜火生扶,恶木太過,忌水泛滥,喜土比助,得金制木则为祥,金太過仍盗其气。
夏月之土,其性燥烈。得盛水滋润成功,忌火锻炼焦折 。木助火炎,水克无石疑。金生水气,妻才有益。见比劫蹇滞不通,如太過又宜木克。
秋月之土,子旺母衰。金多而耗盗其气,木盛须制伏纯良,火重而不厌。水气而不祥,得比肩则能助力,至霜降不比无妨。
冬月之土,外寒内温,火旺财丰,金多子秀。火盛有荣,木多无咎,再加比助为佳,更喜身强为寿。
4)论金
春月之金,余寒未尽,贵乎火气为荣,体弱性柔,宜得厚土为铺。水盛增寒,失锋锐之势,木旺损力,有削钝之危,金来比助,扶持最妙,比而无火,失类非良。
夏月之金,尤为柔弱,形质未备,更嫌死绝,火多不厌,水润呈祥,见木助杀伤身,遇金扶持精壮,土薄最为有用,土厚埋没无光。
秋月之金,得令当权,火来锻炼,隧成钟鼎之材,土多培养,反有顽浊之气。见水则精神越秀,逢木则斩削施威。金助愈刚,过刚则折,气重愈旺,旺极则衰。
冬月之金,形寒性冷。木多难施斧凿之功,水盛未免沉潜之患。土能制水,金体不寒,火来生土,子母成功,喜比肩聚气相扶,欲官印温养为利。
5)论水
春月之水,性滥滔淫;在逢水助,必有崩堤之势,若加土盛,则无泛涨之忧。喜金生扶,不宜金盛,欲火即济,不宜火炎,见木而可施功,无土仍愁散漫。
夏月之水,执性归源,时当涸际;欲得比肩,喜金生扶,忌火旺太炎;木盛则泄其气,土旺则制其源。
秋月之水,母旺子相;得金助则清纯;逢土旺则混浊;火多而财盛;木重而身荣;重重见水,增其泛滥之忧;叠叠见木,始得清平之意。
冬月之水,司令当权。遇火则增暖除寒;见土则形茂归化;金多反之无义;木盛是为有情;水流泛滥,赖土堤防;土重高亢,反成涸辙。
附【神峰通考】雕枯旺弱四病之说
何以为之雕也?如玉虽为至宝,玉贵有雕琢之功;金虽全宝也,而贵有锻炼之力。苟玉之不琢,虽曰荆山之美,则为无用之玉也;金之不炼,虽曰丽水之良,则为无用之金也。人之八字,大概类此。如见官星未曾有伤官,见财星未曾有比劫,见印绶未曾有财星,见食伤未曾有有印绶,若此纯然无杂,不犹未琢之玉,未炼之金乎?大抵天之生人也,盈虚消长之机,未尝不寓也。若四时只有收藏也,必有秋冬焉。又如地理,有龙穴砂水之美,而来脉又贵有蜂膝鹤邀断续之妙也焉。人之造化穷通寿夭之理,亦贵宜有去留舒配,以取用焉。是以八字贵有雕也。
雕指的是命局中的某五行为旺神,就需要制约其旺性,如果它的旺性得不到很好的制约,就没有用处,实际就是忌神无制。身弱官杀旺,必要食神制杀,方显其功。财旺身弱,必要比劫帮身,才能富贵。食伤泄身太过,必用枭神以夺之。印旺身弱必要财星以制止,方能为我所用。
何以为之枯也?凤霜之木,春华之至可观焉。旱魅之苗,得雨之机难遏焉。故冲霄之羽健,贵在三年之不飞,惊人之声雄,贵在三年之不鸣。是以清凉之候,恒伸于炎烈之余。和煦之时,每收于苦寒之后。故人之造化,官贵有枯也,行官旺地,贵不可吉。财贵有枯,行财旺乡,财难计数。然又当喜其有根在先,实从花后,但贵其有根而枯也,不贵其有苗而枯也。苟若官星无根,则官从何出?财星无根,财从何生?是以财官印绶,贵有根而枯之病也。或若无根,而自为之枯焉,则亦非矣。是以八字贵有很枯之病也。
枯指的是命局中弱的五行,某五行地支出现天干不见为枯。如果地支有为根天干不见为无苗。命局有根大运出现为苗,也就是这种五行开始发挥作用。只有有根者,才能茁壮成长,结出硕果。身弱官星苗枯,行官星透出可以发贵。身弱财苗枯,行财运财星透出发财。这里所讲的不是完全绝对,也要看苗在何宫出现,如果出现在死绝之地也是不能为用。
何以为之旺也?群芳茁长,可观真木之光辉,万物凋零,可识真金之肃杀,是以各全其质,各具其形。若木不木而金不金,旺不旺而弱不弱,则五行之质有亏矣。何以考人祸福也哉?若人之用木也,则宜类聚,斯木性之不杂。若人之用火也,则宜照应,斯火性之不裂。若春林木旺,见水多益壮其神。夏月火炎,见木多愈资其烈。由此区别,则知其所以旺者,当何如耶。然或官星太旺者,宜行伤官运以去其官星;财星太旺者,灾行比劫运以去财星;印星太旺者,宜行财星运以破其印星;日干太旺者,宜行官杀运以制其日主。一理如是,百理皆然。若其旺弱之相参,斯其下矣。是以八字贵有旺之病也。
书曰“形全者损其有余”就是相对于旺的五行,不是只对日元而言。日元旺,需官杀损其有余,食伤泄气锐气。日元弱官星太旺,以食伤制之。财星旺者,需比劫制去财星。只有病才能用药,八字贵在病药搭配。
何以为之弱也?雨露不足,则物生为之消磨。血气不充,人身为之赢瘦。天根可蹑,六阳之弱可闻乎,月窟可探,六阴之弱可究也。是以六阳之弱,不至于终弱,而有《临》《泰》之可乘。六阴之弱,不至于终弱,而有《遁》《比》之可托。犹人之命,弱不弱而旺不旺,则何以稽其祸福哉?然虽贵有弱也,则犹恐极弱之无根。故水虽至己为极弱,然已有庚金为水根也。火虽至亥为极弱也,然亥有甲木为火之根也。 人之造化,财官印绶,贵有弱也,弱则有旺之基焉。若官星太弱,宜行官旺之乡,财星太弱,宜行财旺之地;日主太弱,宜行身旺之地。然犹畏弱之无根,所谓根在苗先也。弱而有报,则官星虽弱而可致其旺,财星虽弱而可致其强。是以八字贵有弱之病也。
书曰“形缺者补其不足”就是相对于命局中弱的五行。只有将弱的五行补齐才能达到完美的状态。日元旺,财官印绶弱,贵行运补其弱,焉能不贵。
这里需要明白命局中四种病的存在形式,不要单一的认为以上四种病是对日元,它是相对于命中出现的所有五行。
【神峰通考】损益生长四药说类
何以为之损?损者。损其有余也。然木生震位,正木气当权也。金产兑宫,正金神之得位。当权者不易资助,得位者不必生扶。假若水又滋土,土又培金。若木有余之病,用金以制之;金有余之病,用火以克之。官星之气有余,则损其官星;财之气有余,则损其财星。璧如人身元太旺为病,当以凉剂通药之剂之也。是以八字贵有损之药也。
上有四病今有四药,损就是对于命局中旺的五行。木生东方,用金以削剪。金生兑宫,用火以锻炼。那种五行有余就损其有余。
何以为之益?益者,益其不及也。若木之死于午,若水之死于卯也。不及则宜资助,且如木气本衰,庚辛又来克木也;水气本衰,戊己土又来克水也,则水木不及之病在此矣。益之之理又当何如也?若木之不及,或行水运以滋其根本。或行木运以茂其枝叶。若水之不及,或行金运通其源流,或行水运以广其彭湃。若官星之气不足,则喜官旺之乡;财星之气不足,则喜行财旺之地。璧如人身血气不足,则用温药之剂以补之。是以八字贵有有益之药也。
益者是相对于弱的五行,某五行弱是命局失衡的原因,我们就需要补其不足,达到平衡。
何以为之生也?六阳生处,真为生也。如甲木生亥,亥有壬水,来滋甲木也。六阴生处,俱为弱。如乙木生于午也,午有丁火泄木之精英,有己土为乙木之挠屈。又有六阴死处真为死,如甲木死于午,且午中有丁火,泄木真精,己土为之挠屈。且如生之理,形气始分,赤子未离于褓,精华初现,婴儿初脱于胞胎。如木之生于亥,根气犹枯也,未可以木为旺也。如火之生于寅,气焰犹寒,未可以火旺也。又可财官印临于生地,未可以财官印为旺也。凡气之不足,故贵济有生之药也。
生就是以印星为用,生一般适用于食伤旺与官杀旺的命局,印星既可以治病也可以帮身,一箭双雕。
何以为之长也?春蚕作茧,木气方敷。夏热成炉,炎光始著。如木临震位,火到离宫。如此帝旺之乡,实不同于生长之位。是以生者长之初,长者生之机也。如财官属木,则长养在寅卯辰之方,此木气方敷也。如是则贵行金运以克之,则与长生之木理不同也。如财官属火,火则长养在巳午未之方,此火气之方炽也。如是则贵行水运以克之,则与长生之火理不同也。走以长生二字,衰旺之不同,故行运有喜生喜克之异。是以八字贵有长之之药也。
长所指的是身弱行比劫之地。木弱行寅卯辰之地;火弱行巳午未之地;金弱行申酉戌之地;水弱行亥子丑之地。
深深领悟先人的命理经验,不同时空的旺衰,有不同的病症,则决定了不同的“药神”,损益生长各有所用。什么时候用损?损那种五行?损多少?什么情况用益?益的是那种五行?什么时候可以生?什么时候可以长?这些取用的方法比较细微,不是简单的旺了就泄制,弱了就扶助。日元弱自坐绝地,不能受补,这是我们只能损旺的五行。日元虽然弱,可是自坐印比,可以受补,这时我们最好是补助用益用生,不要损,因为帮起日元就可以担起财官,要比损其要好。“无病不为贵,无伤不为奇;格中如去病,财禄两相随”。八字只有病药得当方显富贵。
 龙行天下风水论坛 » ≌≌命理起名资料≌≌ » 当代命理大师赵知易老师著作《八字真鉴》之用神、忌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