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题 : 郭德才:陪同美国客人考察杨德贵的神奇经历
级别: 护坛版主

UID: 76140
精华: 0
发帖: 2228
威望: 1374 点
金钱: 24027 RMB
贡献值: 10 点
好评度: 181 点
在线时间: 3293(时)
注册时间: 2011-12-15
最后登录: 2018-04-22
楼主  发表于: 2017-09-06 12:54

郭德才:陪同美国客人考察杨德贵的神奇经历

郭德才(原中国兵器工业总公司第五四三四厂高级工程师)


2016年3月下旬,由南京的“人体科学探索者之家”创建人,肖忠强总经理策划,准备邀请美国的神秘文化爱好者麦克先生来华考察杨德贵。为语言、感情沟通方便,4月中旬,我打电话与成都武侯祠的赵彬副研究员联系,希望他能和我一同去万州,陪美国客人访问杨德贵。赵老师听了二话没说,当即答应了我的要求。除此之外,赵老师还曾多次前往新田镇对杨德贵进行过考察,并在成都的家中多次接待过杨德贵,这也是我请赵老师的主要原因。4月26日早晨,我从石家庄乘飞机前往重庆,两个小时到达后又转轻轨赶往火车站。出了地铁站口,我多年交往但未曾谋面的好友雷小宇,早已等候多时,简单寒暄,便很快又带我找到乘高铁已到重庆的赵彬老师。为了能当天赶到杨德贵家,小雷请我们吃了顿便饭后,就又为我和赵老师买了车票。没顾上休息,我和赵彬便匆匆踏上了开往万州的长途汽车。经近七个小时及两次转车的行程后,我们终于在天黑前赶到了新田镇。
我和赵老师打前站,是为肖总和美国客人在28号到来前做考察准备工作的。我们必须事先做好杨德贵的表演要求工作,及说清成功表演的重要性,我们还要找好宾馆、翻译和去机场接客人的车辆。当我们下车见到杨德贵后,首先由赵老师出钱,宴请了杨德贵及其家属。吃过饭在杨老师家中聊天休息时,杨德贵将我们喝剩下不到一两的“空酒瓶”拿在手上(此瓶为只可倒出,不容易倒进那种瓷瓶),只见他左右摇了两下,在瞬间就变成满满一瓶白酒,酒味与原酒基本相同(山西杏花村出的汾酒,此酒已被本人带回家中留作纪念)。我们来到的第一天里,杨老师就让我们见证了不可思议的奇迹,令我十分震惊。我因没去过杨德贵的老家,同时也为美国客人考察做一定的相关准备,故提议第二天让杨老师准备车子,探访他最初发迹时,但目前已无人居住的农村老屋。
4月27日上午,由杨德贵的大女儿杨琼开车,将我们送到满山遍野都是枇杷树、桂圆树、桔子树及竹林的美丽山庄。打开已上锈的门锁后,我首先爬上三楼的平台,并在极度喜悦似醉的心情下,眺望四周美如仙境的自然风光……在老屋外的右上方山坡上,流淌着潺潺的溪水,而在房前下面的不远处,就是滚滚奔流的长江。此处除了交通不便外,这简直是神仙居住的宝地。杨老师讲,光他家的果木树不算竹林,就有一千多棵,而这些树木,都是杨老师一棵棵亲手而栽。看到坐落在半山腰上盖起的三层小楼,和房前屋后养殖的蜜蜂,及栽种的各种花草树木,我顿时对某些人说杨德贵贪婪、狡黠的印象大打折扣。杨老师总的来说,还是勤劳、朴实、善良的,他原来毕竟只是个穷苦的农民,他毕竟还要养活一大家的人口。与我们同车来的,还有杨老师的妻子与她的姐姐,但在半路上她们下了汽车,是为改善晚餐而上山采挖野竹笋。到了下午,在我们简单地打扫、收拾了所有的房间后,便驱车又回到了杨老师现在居住的新田镇。
晚饭吃过后不久,杨老师就接到朋友要来喝酒的电话。他的妻子在滔滔不绝的不满声中,又无奈地去厨房准备酒菜。这也不能全怪他的妻子,杨德贵一喝酒就容易喝多,而一喝多了又容易闹事。有一次喝醉了就在大马路上堵车,并将装在身上的数千元,像天女散花似的满大街撒,气得妻子几天都吃不进饭。好在这次是朋友扛着两箱啤酒来的,而且看样子也同我们一样,都是刚刚喝过白酒。有个戴眼镜姓冉的朋友(因杨老师妻子母亲家姓冉,故自称是杨夫人家的亲戚),已经喝到连话都讲不清楚的地步,甚至连走路也是跌跌撞撞。而当我们在谈笑当中喝完第二场酒后,时间已过午夜的零点。而此时似乎杨老师又来了精神,在半醉半醒的恍惚状态中,只见他将一个已喝空的啤酒易拉罐,拿到手中只上下晃了两下,很快就变出了满满一罐白酒。而见证人除我和赵彬老师外,还有新田镇中学的范老师、黄柏林,新田镇小学的陈友云,万州区法院的冉容林、新田镇卫生院的袁立军。
4月28日晚,肖总带着美国客人,直接从南京乘飞机抵达万州。当肖总和美国客人到达机场后,由杨德贵未来的大女婿小王开车,将他们接到新田镇最豪华的一家宾馆。我向肖总做了准备工作的汇报之后,因飞机晚点来到时已经很迟,就让肖总和美国客人尽快休息了。不过在这一天里,我与赵彬老师己完全做好了下一步考察的一切准备工作。
4月29日上午,按预定计划是让当地政府部门代表,向美国客人介绍杨德贵的简单情况,及申请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整个过程。我们事先请来了万州文化馆的何荣国老师,和新田镇中学的两位英语教师担当翻译。可以说,一上午的时间虽显紧张,但总的效果还算不错。中午我们在饭店吃饭时,杨德贵在数十人的近距离监视下,首先将刚刚喝空的王老吉易拉罐饮料用手一捂,就变出多半罐白酒(此白酒由麦克先生品尝证实)。接着又从一个不太大的水盆中,为美国客人遁来一瓶还沒开封的茅台酒(此酒商标上有手机联系号码,故不能确定真假)。可以说,这也算是为考察的历程成功地打响了第一炮。
吃过午饭后,杨德贵又带着我、麦克、肖总、翻译,来到新田镇派出所的大院。面对着来看热闹的二十来位市民及公安人员,杨老师在默念了几句咒语后,竟用两手轻而易举地,拉断了一根大约八毫米粗的钢筋。而此段一尺多长的钢筋,是由我在他们家阳台的废物桶中找来,并经多人试拉及仔细检查过的。29日下午,在美国人与肖总所住的宾馆里,杨德贵共遁出人民币11300元。另外美国客人麦克,还从水盆中摸出一件刻有漂亮文饰的铜皮刀鞘。与往常表演一样,所用的桌子、水盆、报纸等,都是由我们提供,并都在考察前做了严格的检查,全程有多台摄像机跟踪监控。除此之外,四川大学的康德衡博士,也在当天下午闻讯赶来,并参加了在以后的所有考察,而且还成功地兼任了后期的英语翻译工作。
4月30日的上午,我们所有考察人员和杨老师的全家,乘坐两部由女儿、小王开的轿车,再一次前往二十余里以外的农村老家。吃过带来的简单午餐后,大家都沒休息,便进入了对杨德贵的实质性考察阶段。在当天下午,杨德贵首先让美国客人麦克,从水盆中摸出一个十分精制的铜制佛像,随后让大家共从水盆中摸出17200元的人民币。而在遁钱当中,赵彬老师还从盆中摸出一把马头形柄的刀具,而此把做工考究的刀具,正好与麦克先生在29日,从宾馆摸出的刀鞘完全配套。此后杨老师又在屋外的院中,似乎是用意念拉断一根近十毫米粗的钢筋(此钢筋是我在他家的小仓房中找的,并经大家检查)。而被拉断的两截钢筋已被赵老师收留,并准备带回成都后,做进一步的金相分析。而那个精制的佛像与刀具,已被肖总花五百元人民币从杨德贵手中买下,并当即送给了麦克先生留做纪念。
当我们都认为,今天的表演已全部结束时,便回到房间围着桌子聊天休息。而此时杨德贵,却让康德衡去找一根红线。当红线找来放到桌子上后,大家都突然看到,杨老师将一张报纸从桌上快速地扔到了地上,并用双脚朝报纸狠狠地跺了几下……等他掀开报纸后一看,我们个个都惊呆了,杨德贵竟凭空遁来一条长约一米六的绿花纹蛇。但当杨老师拿到屋外我们仔细一看,此时蛇的头部和尾部己严重受伤并且死亡。在大家的惊喜中照相留影之后,这条蛇就被杨德贵扔到了五六十米外,有三层楼深的山崖下边。而在杨老师赤着双脚扔蛇和回来的全部过程中,均有我们在场的所有人跟踪及拍摄。在大家都回来大约十五分钟后,当我们在房间内谈论刚刚发生的遁蛇奇迹时,又突然看到杨老师,将刚让肖总端来的半瓢冷水,猛的向地上一泼,只在眨眼之间,这条已受伤并死掉的绿花蛇,又被神奇般地遁了回来。据知情人赵彬老师讲,这次是杨德贵生平中,仅有的第二次遁蛇。然而与上次不一样的是,此次被扔掉的死蛇,又被重新搬运了回来,而第一次仅是遁来又被遁走。
到了考察临近结束的5月1日,由杨德贵老师做东,其夫人为我们准备了一桌丰盛的晚餐。在吃饭时,杨德贵将一碗经大家品尝过的白酒,在众人的注目下用手指隔空划了几下,就在瞬间变成了一碗清水。另外在晚饭中,杨德贵还将赵彬老师带来的一块,计时非常准确的电子手表在瞬间遁走(此表柄已用热熔胶封死,时间已无法再调),并在大约二十分钟后又神奇般地遁回(在手表遁回前,杨德贵脱的一丝不挂,以证明表不可能藏在身上)。除此之外还发现,被遁回的手表与一块标准表对比,时间已莫名其妙地快了两秒。在大家都吃完饭后,杨老师再次为我们表演了,与26日晚上及29日中午基本相同的空罐变酒。杨德贵拿起喝空的一个啤酒易拉罐后,用手捂住罐口轻轻地晃了几下,马上就遁来满满一桶白酒。而在杨老师用手捂住罐口的瞬间,由于肖总坐的距他最近,甚至还十分清楚地听到了哗哗的注水声音。
而在5月1日当天下午的傍晚,美国客人将一张编号为c94W668658,并做了鉴名标记后的一元人民币,在赵彬老师与康博士的陪同下,装在随手捡来的玻璃瓶中扔到了长江边,大约有五六层楼高的深崖下草丛中(此处是一般人无法下去的地方,原本意是扔到长江里)。当我们吃过晚饭后,大家都希望杨老师能将这张一元钱完整遁回。然而沒想到的是,杨德贵此时提出了一个条件,必须让麦克先生出一百美元才能做到。而这个巧妙的设计方案,基本可以证明杨德贵是否具有可定点搬运能力,这是关键实验。从麦克的表情不难看出,他也觉得此实验意义重大,沒有任何的犹豫,麦克先生便很快从钱夹中取出了一百美元。杨老师接到钱后沒有说话,只见他将双掌合十并随手向前一抛,被折叠成很小的一张人民币就掉在了地上。经大家共同反复检验、认证,确是那张被麦客扔到崖下的一元钞票。美国客人看完这几天的实验与表演后激动地说:我此生最大的荣幸,就是见到了杨德贵大师,并为杨德贵书写了两幅“盖世神功”的中英文题词。总之,在几天陪同美国客人的考察中,杨德贵创造了至少是我以前从未见过的许多奇迹!
5月2日上午,由杨德贵未来女婿小王开车,将我、麦克、肖总、赵彬,冒着小雨送到万州机场(康德衡因有事,已在前一天晚上看完表演后回成都)。在我们握手告别,送走了美国客人麦克之后,算是较圆满地完成了这次考察任务。而对杨德贵老师更严格、更深入的实验设计方案,也包括沈峒教授在内的我们几人脑海中,已开始不断涌现、浮出。为了揭开人体科学及法术中的众多之谜,我们将会不畏任何艰难地继续下去,直至自己个体生命的结束。而在最后,还想说明的几点是:在万州新田镇考察的这几天中,我与赵彬老师,一直都是在杨德贵老师家居住。而杨夫人冯守碧女士在此期间,不畏辛劳地给我们烧饭、做菜,并对考察给予了最大的支持。在此我对冯守碧女士,和女儿、小王的大力付出,及杨德贵老师的全面配合,表示衷心地感谢!同时对好友涂泽先生,在重庆两天期间给予的热情招待,及在杨德贵考察问题上的友好交流(涂泽也曾多次参加过对杨德贵的考察),在此表示深深的谢意!另外,要感谢的还有我多年的忘年之交雷小宇,希望在下次见面时,能够好好的彻夜长谈一次。
别了,美丽的山城!但我相信在不久的时间内还会多次再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6年5月15日 完稿于石家庄

 龙行天下风水论坛 » ≌≌道家天地≌≌ » 郭德才:陪同美国客人考察杨德贵的神奇经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