查看完整版本: [-- 永嘉大师证道歌注解 --]

龙行天下风水论坛 -> ≌≌佛学世界≌≌ -> 永嘉大师证道歌注解 [打印本页] 登录 -> 注册 -> 回复主题 -> 发表主题

佛弟子常寂 2018-06-20 10:54

唐 慎水沙门 玄觉 撰

(大唐温州永嘉慎水寺永嘉玄觉大师著。【括号内蓝色字体,是葛藤园主人注】。)

君不见——绝学无为闲道人,不除妄想不求真。(注:觉性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,真妄不二、一切妄只是错觉,本来就不曾生过,也不曾灭。因此智者不除妄相,不除念头,不求真觉。)
无明实性即佛性,幻化空身即法身。(注:无明迷惑本身就是佛性,这幻化的空的色身,原本就是法身觉性。——是自心觉知到自心,却感觉好似外物,因在此不识,就心境分离,成为根本无明。)
法身觉了无一物,本源自性天真佛。(注:法身觉性没有相、空无一物,本来天真活泼泼地自心是佛。)
五蕴浮云空去来,三毒水炮虚出没。 (注:所谓五蕴‘色受想行识’都是幻觉、错觉,本来就是空的,不曾生灭。‘贪嗔痴’三毒也是如此虚幻的错觉。)
证实相,无人法,刹那灭却阿鼻业。(注:达摩《血脉论》云:“一切众生但见本性,余习顿灭,神识不昧,须是直下便会,只在如今。欲真会道,莫执一切法,息业养神,余习亦尽,自然明白,不假用功”。)  
若将妄语诳众生,自招拔舌尘沙劫。(注:二乘三乘知见是小善小法,也能受用自在,‘但能不触当今讳,也胜前朝断舌才’。但万万不可因此诽谤一佛乘真法,是造大妄语,自招拔舌尘沙劫!。达摩《血脉论》云:“若不见性,说得十二部经教,尽是魔说。魔家眷属,不是佛家弟子”。“前佛后佛,只言见性,诸行无常。若不见性,妄言我得阿耨菩提,此是大罪人”。“但不见性人,读经念佛,长学精进;六时行道,长坐不卧;广学多闻,以为佛法。此等众生,尽是谤佛法人”)  
顿觉了,如来禅、六度万行体中圆。 (注:顿悟觉性是佛,一切皆了,这就是达摩祖师所传的佛祖‘正法眼藏’、‘祖师禅’。不必说声闻缘觉乘的禅定法——‘如来禅’、次第禅,就是大乘菩萨的‘六度万行’,无不在性体中本来圆满。达摩《血脉论》云:“自西天二十七祖,只是递传心印。吾今来此土,唯传顿教大乘,即心是佛。不言持戒、精进、苦行。乃至入水火,登于剑轮,一食、长坐不卧,尽是外有为法”。)
梦里明明有六趣,觉后空空无大千。 (注:觉后如何?本来无一物。空而非顽空。)
无罪福,无损益,寂灭性中莫问觅。
此来尘镜未曾磨,今日分明须剖析。(注:《宗门武库》上洞山晓舜禅师的公案:“古镜未磨时如何”?——与磨后无二无别,早已照天彻地了也。)
谁无念,谁无生,若实无生无不生。(注:念起念灭其实都是幻觉、错觉,其实本无生灭。达摩祖师《无心论》:“假如终日见闻觉知、运动施为造作,而犹如不见闻觉知、运动施为造作,便是无心”。六祖云:“慧能没伎俩,不断百思想,对境心数起,菩提作么长?”)
唤取机关木人问,求佛施功早晚成。 (注:知身是幻,如傀儡木人,而其能觉能动之性,即是佛性。)
放四大,莫把捉,寂灭性中随饮啄。
诸行无常一切空,即是如来大圆觉。
决定说,表真乘,有人不肯任情征。
直截根源佛所印,摘叶寻枝我不能。
摩尼珠,人不识,如来藏里亲收得。
六般神用空不空,一颗圆光色非色。
净五根,得五力,唯证乃知难可测。
镜里看形见不难,水中捉月争拈得。
常独行,常独步,达者同游涅槃路。
调古神清风自高,貌颊骨刚人不顾。

穷释子,口称贫,实是身贫道不贫。
贫则身常披缕褐,道则心藏无价珍。
无价珍,用无尽,利物应机终不吝。
三身四智体中圆,八解六通心地印。
上士一决一切了,中下多闻多不信。(注:上根人决定信‘觉性是佛,真妄不二’,顿时具有般若智慧、平等性智,顿时觉了,不假修习。中下根人信不过,执着于所谓“精进、除念头,得禅定、得神通”。达摩《血脉论》云:“若不见性,说得十二部经教,尽是魔说。魔家眷属,不是佛家弟子”。“若不见性,妄言我得阿耨菩提,此是大罪人”。)
但自怀中解垢衣,谁能向外夸精进。(注:南岳怀让禅师对马祖道一大师打过一个“磨砖做镜”的比喻,坐禅习定等看似精进,其实不会佛意,都是徒劳无功的。达摩祖师《血脉论》云:“外道不会佛意,用功最多,违背圣意,终日驱驱念佛转经,昏于神性,不免轮回”。“但不见性人,读经念佛,长学精进;六时行道,长坐不卧;广学多闻,以为佛法。此等众生,尽是谤佛法人”。达摩《血脉论》云:“自西天二十七祖,只是递传心印。吾今来此土,唯传顿教大乘,即心是佛。不言持戒、精进、苦行。乃至入水火,登于剑轮,一食、长坐不卧,尽是外有为法”。)


从他谤,任他非,把火烧天徒自疲。(注:以小善小法而谤真法者,犹如举火烧天徒自疲,万般自作还自受。)
我闻恰似饮甘露,销融顿入不思议。
观恶言,是功德,此则成吾善知识。 (注:《金刚经》句:(随缘演说真法者)“若为人轻贱,是人先世罪业,应堕恶道,以今世人轻贱故,先世罪业即为消灭,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”。所以,诽谤真法者,是抢走了说真法者的业障,替人下恶道乃至地狱受苦啊。所以说还真是“冤亲平等”呢!大圆镜智虽无功用,而无时无刻不在普度一切众生,不分善恶冤亲。)
不因讪谤起怨亲,何表无生慈忍力。
宗亦通,说亦通,定慧圆明不滞空。
非但我今独达了,恒沙诸佛体皆同。
狮子吼,无畏说,百兽闻之皆脑裂。
香象奔波失却威,天龙寂听生欣悦。

游江海,涉山川,寻师访道为参禅。
自从认得曹溪路,了知生死不相关。(注:曹溪六祖传佛心印——正法眼藏、般若真法,不离生死即得涅槃大自在。)
行亦禅,坐亦禅,语默动静体安然。(注:禅不是修定,而是行住坐卧中无不是觉性在动。《六祖坛经顿渐品第八》:被武则天迎到京城奉为国师的神秀大师,自叹不如六祖慧能,让其徒弟志诚来韶关曹溪去请教六祖:“我师常教我们住心观净,长坐不卧。”六祖说:“住心净观,是病非禅。长坐拘身,于理何益?……一具臭骨头,何为立功课?”   《六祖坛经护法品第九》:唐中宗时武则天遣使者薛简,来韶关曹溪请教六祖:“神秀等京城大禅师都说‘欲得解脱,必须坐禅习定,从来没有不从禅定而得到解脱的’”。六祖答云:“道由心悟,岂在坐也?”薛简又问:“如何以智慧照破烦恼无明?”六祖答云:“烦恼即是菩提,无二无别。若以智慧照破烦恼,这只是二乘人的错误见解罢了。”)
纵遇锋刀常坦坦,假饶毒药也闲闲。
我师得见然灯佛,多劫曾为忍辱仙。
几回生,几回死,生死悠悠无定止。
自从顿悟了无生,于诸荣辱何忧喜。 (注:认得觉性即是一切,心无挂碍,便不执著于忧喜。达摩《血脉论》云:“所以有乐著,不得自在。只今若悟得本来身心,即不染习”。)
入深山,住兰若,岑崟幽邃长松下。  
优游静坐野僧家,阒寂安居实潇洒。
觉即了,不施功,一切有为法不同。(注:一觉即了,本来佛性,圆满现成,不须修证,与修行、精进不相干。六祖说“米熟久矣,尤欠筛在”——米本来就是熟的,还没筛洗蒸呢。《达摩祖师血脉论》早有云:“道本圆成,不用修证。”此语义,即是后代宗门常说的“古镜未磨照天地”——“古镜早就光亮了,还没磨呢。”
达摩《血脉论》云:“自西天二十七祖,只是递传心印。吾今来此土,唯传顿教大乘,即心是佛。不言持戒、精进、苦行。乃至入水火,登于剑轮,一食、长坐不卧,尽是外有为法”。)
住相布施生天福,犹如仰箭射虚空。  
势力尽,箭还坠,招得来生不如意。
争似无为实相门,一超直入如来地。(注:《般若心经》:三世诸佛,皆是觉了般若真理,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达摩《血脉论》云:“一切众生但见本性,余习顿灭,神识不昧,须是直下便会,只在如今。”)  
但得本,莫愁末,如净琉璃含宝月。
既能解此如意珠,自利利他终不竭。
江月照,松风吹,永夜清宵何所为。
佛性戒珠心地印,雾露云霞体上衣。  
降龙钵,解虎锡,两钴金环鸣历历。
不是标形虚事持,如来宝杖亲踪迹。

不求真,不断妄,了知二法空无相。(注:大乘人认为‘真’是‘能觉之心’,‘妄’是‘所觉之境’与分别、了知。一佛乘人认为:觉性是‘能所一体’、‘真妄不二’的,不生不灭、心境一如;妄只是自心见自心迷惑产生的错觉,仍是觉性。《楞严经》云:“性觉必明。妄为明觉。”——自性的‘能觉之心’本身就与‘光明’不二;‘妄’就是分开‘光明’与‘能觉之心’。)
无相无空无不空,即是如来真实相。(‘实相’就是觉性、不生不灭、心境一如、真妄不二、灵觉不昧。《金刚经》云:若世界实有者,则是‘一合相’。)  
心镜明,鉴无碍,廓然莹彻周沙界。
万象森罗影现中,一颗圆光非内外。   
豁达空,拨因果,莽莽荡荡招殃祸。(注:不懂般若不二,只认空无,就会如《楞严经》上说的“以空破戒。拨无因果”,招来无边祸殃。)
弃有著空病亦然,还如避溺而投火。(注:不懂般若只认空,一法顿成二法,如同为躲大水而投火自焚。)
舍妄心,取真理,取舍之心成巧伪。(注:除妄想、求真觉,若有此心,就根本不懂“般若、不二”真法,造作求空。)
学人不了用修行,真成认贼将为子。(注:除妄想、所谓精进修行,根本就是在认贼作子、引狼入室)
损法财,灭功德,莫不由斯心意识。(注:修行人误入歧途、自劫自家功德,都是由于要“除念头、灭尘相、才是精进”这个念头。“德山托钵”公案说什么呢?不就是说“认为有法可修,便成阻障”吗?参参看)。
是以禅门了却心,顿入无生知见力。(注:了知‘觉性是佛,真妄不二’,顿入无生知见。)
大丈夫,秉慧剑,般若锋兮金刚焰。
非但空摧外道心,早曾落却天魔胆。
震法雷,击法鼓,布慈云兮洒甘露。
龙象蹴踏润无边,三乘五性皆醒悟。
雪山肥腻更无杂,纯出醒醐我常纳。
一性圆通一切性,一法遍含一切法。
一月普现一切水,一切水月一月摄。  
诸佛法身入我性,我性同共如来合。(注:般若:觉性是佛,真妄不二,自性、佛性不二)
一地具足一切地,非色非心非行业。  
弹指圆成八万门,刹那灭却三祇劫。
一切数句非数句,与吾灵觉何交涉?(注:六祖引法华经云:“唯有一佛乘,无二亦无三”。二乘、三乘都与‘一佛乘’——真灵觉性不相干。)
不可毁,不可赞,体若虚空勿涯岸。
不离当处常湛然,觅即知君不可见。(注:‘觉性是佛’,一切皆它自心觉自心、迷惑产生的幻觉,须臾不曾离开过它。若有寻觅它的心,即是断他不懂什么是觉性、初悟也不曾。)  
取不得,舍不得,不可得中只么得。(注:‘觉性’无法取也除不掉,能被取舍的就是‘相’而不是‘觉性’。若想在取舍中求无上道,即不悟本来‘真妄不二’。)
默时说,说时默,大施门开无壅塞。  
有人问我解何宗,报道摩诃般若力。
或是或非人不识,逆行顺行天莫测。  
吾早曾经多劫修,不是等闲相诳惑。
建法幢,立宗旨,明明佛敕曹溪是。
第一迦叶首传灯,二十八代西天记。
法东流,入此土,菩提达摩为初祖。
六代传衣天下闻,后人得道何穷数?
真不立,妄本空,有无俱遣不空空。
二十空门元不著,一性如来体自同。
心是根,法是尘,两种犹如镜上痕。
痕垢尽除光始现,心法双忘性即真。
嗟末法,恶时世,众生福薄难调制。
去圣远兮邪见深,魔强法弱多怨害。
闻说如来顿教门,恨不灭除令瓦碎。 (葛藤园主人注:达摩血脉论云:“但不见性人,读经念佛,长学精进;六时行道,长坐不卧;广学多闻,以为佛法。此等众生,尽是谤佛法人”。此等人,听闻正法眼藏‘无修真修’,个个便因法执而大起嫉妒嗔恨心,恨不得灭掉真法。凡如此起心者,皆堕无间地狱,求出无期!)
作在心,殃在身,不须怨诉更尤人。 (葛藤园主人注:二乘三乘知见,虽是小善小法,也能受用自在。惟是万万不可因此诽谤一佛乘真法!灯烛不可蔽日!“但能不触当今讳,也胜前朝辩舌才”,若谤真法,自招地狱之报。)
欲得不招无间业,莫谤如来正法*。(注:二乘三乘的修行人,不解一佛乘真法不为其罪过,但他们若诽谤般若真法,就是自招拔舌地狱尘沙劫的罪!这就如同大臣、百姓、军士、太监、宫女、人妖,虽有一定的能力和地位,但是他们如果胆敢诽谤甚至对抗皇上,就是自取诛灭。)

栴檀林,无杂树,郁密森沉狮子住。
境静林间独自游,走兽飞禽皆远去。
狮子儿,众随后,三岁便能大哮吼。
若是野犴逐法王,百年妖怪虚开口。
圆顿教,没人情,有疑不决直须争。
不是山僧逞人我,修行恐落断常坑。
非不非,是不是,差之毫厘失千里。
是则龙女顿成佛,非则善星生陷坠。(注:《法华经》有龙女顿悟成佛的事例,即是说般若顿悟法。达摩《血脉论》云:昔有善星比丘,诵得十二部经,犹自不免轮回,缘为不见性。《涅槃经·三十三》、《大般涅槃经》载:善星比丘曾从佛学法二十年,似乎能解说十二部经,获得了四禅,误认为是真涅槃。后来他亲近恶友,退失四禅,生起“拨无因果”的邪见,说:“本无佛无法,也没有涅槃。”命终之后堕入地狱,因此被称为“阐提比丘” (难成佛之意)。)


吾早年来积学问,亦曾讨疏寻经论。
分别名相不知休,入海算沙徒自困。(注:在名相上分别理解,如到海边数沙子,白白使自己昏迷;宋朝后‘摄教归禅’治其病,又出新问题了,邪知见混入了禅门——神秀那一套二乘、三乘见解——“坐禅习定、除妄想灭意识”等,都混进来了。达摩祖师传来大好纯正的法奶,顿时被搞成‘三聚氰胺超标的有毒奶’。从藏经史传所载,宋、明朝以来禅门此病尤甚,以‘灭念头、除妄想’为功课,流毒至今。)
却被如来苦诃责,数他珍宝有何益? (注:不见自性,修什么都只是数他人珍宝,于己无份。)
从来蹭蹬觉虚行,多年枉作风尘客。
种姓邪,错知解,不达如来圆顿制。(注:六祖引法华经云:“唯有一佛乘,无二亦无三”。大小二乘都是邪种姓,虽名精进,离一佛乘很远。《楞严经》五十阴魔最后两个阴境,就是二乘人的最高果位——定性声闻、定性辟支。)
二乘精进没道心,外道聪明无智慧。(注:二乘人有“除妄想、精进”的心,就已经迷失了道心。外道修神通定境、念佛转经,只是数他人珍宝。达摩祖师《血脉论》云:“外道不会佛意,用功最多,违背圣意,终日驱驱念佛转经,昏于神性,不免轮回”。达摩《血脉论》云:“自西天二十七祖,只是递传心印。吾今来此土,唯传顿教大乘,即心是佛。不言持戒、精进、苦行。乃至入水火,登于剑轮,一食、长坐不卧,尽是外有为法”。)
亦愚痴,亦小呆,空拳指上生实解。
执指为月枉施功,根境法中虚捏怪。
不见一法即如来,方得名为观自在。
了即业障本来空,未了应须还夙债。
饥逢王膳不能餐,病遇医王争得瘥。
在欲行禅知见力,火中生莲终不坏。(注:小乘住山、空心观净,都犹如水中生莲花,不耐火烧,不名圆满。需要乘愿再来娑婆世界,证悟般若不二法,不离烦恼证得菩提,方是火中生出的真莲花。)
勇施犯重悟无生,早时成佛于今在。

师子吼。无畏说。深嗟懵懂顽皮靼。
只知犯重障菩提。不见如来开秘诀。
有二比丘犯淫杀,波离萤光增罪结。(注:《维摩经》中,有二比丘(无意中自以为犯了戒),来问持戒第一的优波离尊者。优波离不解‘无心者无罪’之理,也不懂般若真理,为他们说‘小乘’法犯戒果报,徒增其烦恼,如萤火虫之光。)
维摩大士顿除疑,犹如赫日销霜雪。 (注:维摩诘大士观察到此二比丘其实没犯戒——无心者无罪。而且他们有般若根器,就为他们说般若法——心若解脱时,(觉性)是不垢不净的、无功无罪的。犹如太阳消融冰雪。达摩祖师《血脉论》云:“只言见性,不言作业。纵作业不同,一切业拘不得”。“从悟得本性,终不作业。若不见性,念佛免报不得,非论杀生命。若见性疑心顿除,杀生命亦不奈它何。”——按:入于如来不思议境界,一切魔是无不是佛性所作,而佛性无罪业,终不作业。而凡夫所为仍有业报,不可毁犯戒律造业受报也。世尊成佛已后,尚特意为凡夫示现佛还有三月马麦、金枪刺足之报。)
不思议。解脱力。妙用恒沙也无极。 (注:如来不思议境界,是大圆镜智,是自性,一切皆是它所显现的妙用。)
四事供养敢辞劳。万两黄金亦消得。 (注:达摩祖师见梁武帝,梁武帝自矜勤苦修行,又加舍财作福、造寺度僧无数,而达摩祖师认为其“实无功德”,皆因梁武帝不解般若真法。)
粉骨碎身未足酬。一句了然超百亿。(注:达摩祖师答梁武帝:“如何是圣?——廓然无圣。对朕者谁?——不识。” 梁武帝闻听达摩祖师短短六字,尽是般若真法,一句超百亿恒沙七宝布施之福德,而他不信受。福德消受殆尽。达摩走后,梁武帝被侯景叛乱、饿死台城。)
法中王。最高胜。恒沙如来同共证。
我今解此如意珠。信受之者皆相应。
了了见。无一物。亦无人。亦无佛。
大千沙界海中沤。一切圣贤如电拂。 (注:大千世界如海中漂浮的一段烂沤的朽木,一切圣贤有为法,如同闪电之光刹那归于寂灭。般若真法,如同太阳光明、不生不灭、永在虚空。)
假使铁轮顶上旋。定慧圆明终不失。

日可冷。月可热。众魔不能坏真说。
象驾峥嵘慢进途。谁见螳螂能拒辙。
大象不游于兔径。大悟不拘于小节。
莫将管见谤苍苍。未了吾今为君诀。(注:二乘三乘知见,虽是小善小法,也能受用自在。惟是万万不可因此诽谤一佛乘真法!灯烛不可蔽日,若谤真法,自招地狱之报。)



查看完整版本: [-- 永嘉大师证道歌注解 --] [-- top --]



Powered by PHPWind v7.3.2 Code © 2003-08 PHPWind
Gzip disabled

You can contact us